<address id="zlpvr"></address>
    <address id="zlpvr"></address>
    <address id="zlpvr"><address id="zlpvr"><listing id="zlpvr"></listing></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zlpvr"></address>

      <sub id="zlpvr"><listing id="zlpvr"><menuitem id="zlpvr"></menuitem></listing></sub><noframes id="zlpvr"><form id="zlpvr"><th id="zlpvr"></th></form>

        <form id="zlpvr"><th id="zlpvr"><progress id="zlpvr"></progress></th></form>
        ? 首頁 ? 名人故事 ?為得慈禧賞識潛心學戲_小德張的故事

        為得慈禧賞識潛心學戲_小德張的故事

        時間:2020-08-25 名人故事 聯系我們

        為得慈禧賞識潛心學戲_小德張的故事

        稍有京劇常識的人都清楚,培養一個演員,特別是在武功上,以八九歲開始為最適宜,也就是說要練出“幼功”來,可當時祖父已經16歲啦。然而他并沒有為此氣餒而甘居人下。祖父說:“別看我學戲年齡大點啦,我就是不服氣。俗話說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除白天當差外,夜間練私功,每天只睡上三四個小時。在沒人的地方,小腿踝上綁上十幾斤重的沙袋子,踢腿、窩腰、練跟斗,前后翻滾,打旋子。一開始也把我摔得夠嗆,鼻青臉腫的,一陣兩伙的也怵頭。可是我一想起大杏的話:‘你們家一輩子也置不起這輛大套車’,我的氣就不打一處來,繼續練功。《名賢集》里有這么一句話:‘勤有功,戲無益。’戲班別的人,交差后有的貪睡,有的抽大煙,有的提籠子駕鳥,有的下棋,我躲開他們遠遠的,不管是三伏、三九,不練出一身汗我不罷手。就這樣苦練了三年,學會了武小生的絕跟斗,我的腿練得跟面條一樣,伸腿過頸(朝天鐙),起霸過眉,穿上厚底靴子也能翻旋子。楊小樓的‘七步到臺口’我也能做到。最后能翻‘三張半’,就是三張桌子疊在一起,加上一把椅子,站在椅子上,全套扎靠從上往下翻。元寶踝子,后腰著地,翻不好就摔個半死。

        光會武功不行,還要吊嗓子,武小生要有高亢喉音。我學會了長靠短打昆亂三十余出戲。

        19歲我正式登臺主演,有一天老祖宗傳戲《岳家莊》。這出戲我下的功夫最大,飾岳云,演得很好,老祖宗很賞識,就問南府戲班的首領我叫什么名字。下來就撥入太后宮當差,我就算被挑上來了。

        庚子前宮內南府戲班,是文武昆亂俱全的大戲班,皇室里有的是銀子,肯花錢聘教師教戲,也確實出來一些人才,專供御前演出。排練出文武京劇三百余出。制作的‘砌末’布景道具有天上的、地下的,不怕花錢,仿制出來跟真的一樣,這一點是外班所比不上的。(www.520gyw.com)

        雖然教師按照科班要求教練,可是太監們大多數年齡大了,不是童功開始學戲,沒有幼功,腰腿練不出來,所以在演戲時身子僵硬,跟斗不快,落腳沉重,亮相不美,動作不靈。

        每次御前演戲時,大家把勁都使出來了,老祖宗看著也不滿意。只有一次,在宮內大戲臺,老祖宗傳南府戲班唱武戲《大四杰村》,這出戲有‘靜場’全武行過跟斗的一場,南府戲班凡是跟斗比較好點的全上了,可以說是八仙過海,各顯其能。連一個能翻‘云里翻’絕跟斗的也上了。老祖宗看完了這出戲算是滿意了,說:‘南府戲班長進了。’賞了全班五百兩銀子,大有大份,小有小份。

        接著,第二天老祖宗傳旨,讓外班入宮承差。楊小樓領班演武生戲,他一打聽南府戲班頭天演《大四杰村》,由于跟斗過得好,得了特別賞,于是他演武戲《刺巴杰》,后邊也有武行過跟斗,并有刀馬旦打出手。他班里的刀馬旦是閻嵐秋,藝名‘九陣風’,不但蹺功好,打出手時還有絕活。

        楊小樓把他自己及全班武功好的,所謂壓箱子底的單扯旗、雙扯旗、倒栽蔥、金雞頂等硬功夫全使出來啦!說句公道話,南府戲班這群太監的跟斗,論功夫是絕對翻不過‘外學’的武生的。

        為了楊小樓的過人功夫,以前南府戲班沒少挨打,老祖宗的‘打全堂’也有我一份。老祖宗常說:‘人家也是人。你們也是人,為什么人家唱得那么好,你們就不行呢?’南府戲班的太監都特別惱火,說句戲班里的行話,楊小樓是成心‘拋’我們南府戲班。我也特別生氣地對大伙說:‘楊猴’(楊的外號)成心‘拋’我們,下次老祖宗點戲時,先叫他唱,看他有什么出手的再說’。

        可巧,老祖宗這天點楊小樓的《八大錘》,楊小樓沒費什么力氣就把這出戲唱下來了。按路子幾個亮相,擺幾個腰腿的動作就算交差了。這個“漏”被南府戲班的太監看出來了。楊小樓以為老祖宗知道南府戲班的太監們的功夫是絕對不如他的,準拿頭等賞啦!他沒想到南府戲班的太監們盯著他。就在楊小樓演《八大錘》的第二天,南府戲班呈戲單子請老祖宗點戲。單寫一出《車輪大戰》,其實就是《八大錘》的別名。這一下連老祖宗都蒙住啦!不知道《車輪大戰》是什么,可是她又怕人笑她不懂戲,只點頭答應:‘唱吧!’

        戲班子里這群人上下手都搭配好了,大伙一起推我唱陸文龍,他們說我的腰腿功夫深。這出戲的動作,亮相本來無固定的姿勢,只要武小生或者武生本身腰腿有基本功,就可以在亮相時擺出最優美的姿勢。

        這出戲楊小樓是頭天演的,我已看好他幾個亮相,我再唱戲時就不再重演他的身段了,而拿出幾個特殊的姿勢,比如犀牛望月、海底撈月、夜叉探海,最后是倒背金鐘、舞雙頭蛇,就是后彎腰盔頭著地,手舞雙槍花。這一手老祖宗看著很驚奇地說:‘真沒想到南府戲班這出戲把外學的蓋過啦!’這出戲演完后,傳到楊小樓耳朵里,他說:‘這回我可漏啦!沒想到栽給里邊老爺啦(那時外邊稱大內太監為里邊老爺)!’

        從那次以后,每次傳戲不但常點我唱,有時還要與外班名戲子合演。與王瑤卿合演《能仁寺》,我飾安驥;與楊小朵合演《破洪州》,我飾楊宗保;與梅巧玲合演《得意緣》,我飾盧昆杰。演完后,他們內行也驚嘆我演唱的出色。像王瑤卿、楊小朵、梅巧玲都是當時梨園界的名角,假若我不行,人家看不上,人家也不跟我配戲呀!唱戲,最怕一個行,一個差,非把好角累死、急死不可。兩個人對把子,越唱、越演越來勁,成色差大啦!要想人上人,必吃苦中苦。他們哪里知道,我背地里下了多大苦功夫呀!老古話說:‘男兒無志,寸鐵無鋼;女兒無志,亂如麻穰。’旁的太監一開始都玩命往戲班里扎,可是進了南府后,挨打受責,又吃后悔藥,認為倒了霉。而我認為只要肯吃苦,這正是自己發跡的好機會,老祖宗很快地就把我提升為太后宮回事的。”

        男人边吃奶边做好爽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