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lpvr"></address>
    <address id="zlpvr"></address>
    <address id="zlpvr"><address id="zlpvr"><listing id="zlpvr"></listing></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zlpvr"></address>

      <sub id="zlpvr"><listing id="zlpvr"><menuitem id="zlpvr"></menuitem></listing></sub><noframes id="zlpvr"><form id="zlpvr"><th id="zlpvr"></th></form>

        <form id="zlpvr"><th id="zlpvr"><progress id="zlpvr"></progress></th></form>
        ? 首頁 ? 名人故事 ?巧探冷欣,防頑襲擊做預案_關于粟裕的故事

        巧探冷欣,防頑襲擊做預案_關于粟裕的故事

        時間:2020-08-25 名人故事 聯系我們

        巧探冷欣,防頑襲擊做預案_關于粟裕的故事

        1939年底到1940年春的形勢風起云涌。日軍對國民黨采取誘降為主,對中共及敵后抗日軍民則集中主要兵力進行打擊。在此背景下,國民黨對中共及其武裝加緊推行“以軍事反共為主、政治限共為輔”的方針。這一歷史時期的中共文獻中出現了兩個新名詞:一個是“摩擦”,一個是“頑軍”。“摩擦”是國共兩黨之間政治和軍事的交鋒,“頑軍”則指軍事反共的國民黨部隊。摩擦始于華北,然后轉到華中。

        江南指揮部所在的第三戰區內國共雙方有矛盾有合作,以合作居多。陳、粟二人與鄰近的冷欣相互來往,互通情報。然而在當時的大環境下,這種合作開始面臨危機。

        3月,第三戰區司令長官顧祝同調集約18個團的兵力企圖切斷新四軍皖南、蘇南之聯系,造成圍殲皖南、威逼蘇南新四軍之勢。同時,國民黨方面又勒令新四軍將江北第四、第五支隊和葉(飛)、陶(勇)部隊南調,以截斷新四軍與八路軍的南北聯系,最終消滅之。

        中共中央來電指示新四軍和中原局將新四軍江南部隊北調,以對抗蔣介石的無理命令。3月29日,中央又來電指出:國民黨頑固派制造摩擦的中心將由華北移到華中,有可能利用優勢兵力向新四軍軍部地區進攻。因此軍部及皖南部隊應預先有所準備,以免遭襲擊,萬不得已時可向蘇南陳毅支隊靠攏,再向蘇北轉移。(www.520gyw.com)

        這些精神到了新四軍軍部后,并沒有得到落實。項英有不同意見。他考慮:不到萬不得已決不與國民黨第三戰區發生沖突,以免背上破壞統一戰線的罪名。為了不刺激國民黨軍,項英再三要求各部聽從三戰區的命令,不要弄壞關系,不要越出指定的活動區域,不要在敵后擴軍:“擴軍會破壞國民黨的兵役制度,人多了沒有飯吃”。但項英對國民黨軍進攻新四軍的可能性還是有所估計的。他想調陳毅和粟裕的江南部隊回皖南,目的是增強皖南新四軍力量,以應付國民黨軍可能的軍事進攻。以項英的方案,萬一國民黨軍進攻新四軍,新四軍以硬碰硬,打敗國民黨軍后向江浙一帶發展。

        聽說要向江浙一帶發展,粟裕很不贊成。因為浙江是蔣介石的老家,蔣介石勢力根深蒂固,而且國民黨軍在那里留有大量部隊。蘇南是敵后地區,國民黨軍隊不敢來,即使來也是少量的。真正摩擦起來,新四軍未必吃虧。他也反對新四軍主力集結皖南。皖南地非敵后,皖南新四軍處在國民黨第三戰區部隊的三面包圍之中,有如羊入虎口。一旦擦槍走火,新四軍寡不敵眾,一定吃虧。

        那時葉飛、陶勇他們在江北同華中局劉少奇見過面,劉少奇在談話中指出要大膽向敵后發展。葉飛將劉少奇的精神發給江南指揮部。陳毅和粟裕衡量了一下,在增調部隊到皖南的事上沒有聽項英的。

        這件事的處置被歷史證明是正確的。后來情報表明,國民黨方面的確心懷不軌,國民黨將領對兩個地區形勢的分析說得更為露骨:“葉、項在皖南,如甕中之鱉,手到擒來;陳、粟在蘇南,如海濱之魚,稍縱即逝。”

        3月,汪精衛的偽國民政府在南京成立后,江南成為汪精衛重點防備區域,形勢變得更加緊張起來。為適應新形勢需要,陳、粟二人加緊整訓部隊。

        陳毅和粟裕以四團第三營、二支隊特務營與江、句、溧地方武裝吳福澤部合編成立新四團。黃玉庭任團長,鐘國楚任副團長,王勝任參謀長,王直任政治處主任。

        四團二營四連與句容縣東北區民眾抗戰自衛團巫恒通部合編,組建新三團。巫恒通(1941年9月被日軍所俘,隨后絕食以身殉國)任團長,曾昭墟任參謀長,彭沖任政治處主任。

        這樣一來,粟裕原二支隊在江南恢復了兩個團的編制。

        4月16日,陳毅和粟裕召集指揮部各級干部和王必成、段煥競、巫恒通、徐緒奎各部連以上干部在水西村祠堂里聽報告。

        會議開始后十多分鐘,主持人宣布:“現在請粟裕副指揮給大家作報告。”

        粟裕站起來,走到桌子邊,面帶笑容,侃侃而談:“同志們!今天的軍事課講組織戰斗。為什么要講這個問題呢?現在大部分部隊在這里整訓,準備進行更大的戰斗;只有大家懂得怎樣組織戰斗,才能完成戰斗任務,爭取圓滿勝利。”

        “隨著生產和科學技術的發展,新式武器不斷生產出來,同時戰爭的性質、戰爭的范圍和規模、戰爭的形態和手段,都在不斷變化,于是軍隊的指揮關系也在不斷演進。從有軍隊到現在,軍隊的指揮關系大致可以分為三個時期。在火藥發明和用于戰爭之前,軍隊的裝備是刀矛、弓箭、盾甲之類的冷兵器。軍兵種只有陸軍和水師。陸軍主要是步卒和馬卒(包括馬拉戰車)。水師所乘的船只,是以帆、槳為動力的樓船和艨艟戰艦。打起仗來,兵對兵,將對將,主將打敗了,幾萬、幾十萬人馬也就敗了。軍隊作戰的戰斗隊形和戰術,無論攻防都較簡單。所以只有簡單的指揮關系,通常由軍隊的主將,以口語或旌旗、鼙鼓之類的信號傳達命令,進行指揮。所以可稱為司令時期。到發明了火器,特別是18世紀末、19世紀初發生的法國大革命和拿破侖戰爭,使軍事藝術發展到了一個新的高峰。這時指揮關系復雜起來了,有了參謀處的雛形組織,可以稱為‘拿破侖時期’。從19世紀初葉以來,人類經過第一次世界大戰,目前正在進行著第二次世界大戰。由于生產和科學技術的更加發展,由于戰爭的需要,軍隊的編成和武器裝備日益復雜、精良,現代化海空軍和裝甲兵的出現,使戰爭由地面擴展到海上和空中,由線式的戰爭發展成為面的和立體的戰爭。因此,在軍隊使用和指揮關系上,也起了變化。作戰時,要使各軍兵種,在規定的時間和戰線上,協同配合,發揮最大威力,取得預定效果,就必須有周密的組織部署,所以現在是組織戰斗時期。

        “怎樣組織戰斗?目前,我們的部隊是單一兵種,武器裝備落后。這里不談現代化大規模的組織戰斗,但可能不久的將來,我們要打更大規模的仗。打大仗,不像打小仗那樣,打得了就打,打不了就走;這樣多人,如果打不好,走是走不了的。所以,現在我們就要做準備,準備愈充分,勝利愈有保證。……”

        在場的聽眾無不心生敬佩。

        他這個報告中論述的是如何組織戰斗:

        第一,下級指揮員要明確任務,了解意圖,這樣才能樹立全局觀念,發揮主動性、積極性。

        第二,從政治、人民和軍事三個方面進行戰爭動員。講到人民動員,粟裕明確要通過地方政府和群眾組織發動群眾,組織各種參戰隊,幫助軍隊作戰,做到傷兵有人抬,戰利品有人處理。為了戰爭的勝利,今后我們每開辟一塊新區,要迅速幫助地方建立政權,并支持政府開展工作,從而取得政府和廣大群眾對我軍的支援。

        第三,從敵情、地形和政治情況三個方面對敵進行偵察。要保證軍事上取得勝利,就必須了解敵人的番號、兵種、兵力、裝備、部署、工事狀況,了解敵人的交通樞紐、機場、碼頭、倉庫、兵站的位置,了解敵人的行動企圖。除了上述一般情況外,還應著重查明敵人的戰斗力狀況,它的長處、特點和弱點。說到日軍,粟裕說日本的常備軍和老兵,訓練有素,戰斗力很強。預備軍和新兵,缺乏訓練,戰斗力明顯減弱。要了解敵人指揮官的個性和指揮能力。假如敵人指揮官是善于猛打的,我們就要對付得了他的“程咬金的三板斧”;假如敵人指揮官的膽子小,我們的打法又不同,可以首先給他一陣猛打,打得他膽子更小;又假如敵指揮官疑心重,優柔寡斷,決心多變,我們可以多設疑兵,多用欺詐手段,促成他動搖。

        第四,如何制定作戰方案。

        第五,怎樣做好戰時和戰后勤務。

        這次報告表明,粟裕的游擊戰術更加貼近作戰需求,理論上更成熟、更完善,說來也更加揮灑自如。

        游擊戰戰術方面,國共雙方都有杰出人物做過精辟論述。如國民黨方面軍事理論家白崇禧解釋游擊戰時,旁征博引,引經據典:

        距今二千四百年前,東方兵圣、中國大兵學家孫武于其所著《孫子兵法》一書中有云:“凡戰者,以正合,以奇勝。”“戰”是戰力,“奇”是謀略。又云曰:“兵者,詭道也。”“詭道”即奇,此可謂游擊戰之解釋。又云:“戰勢不過奇正,奇正之變,不可勝窮也。”“兵以詐立,以利動,以分合為變者也。”“兵形象水,激水之疾,至于漂石。”西方兵學家克勞塞維茨曾道:“游擊戰,似一種云霧或蒸氣,從不凝成團體,但于必要時,可以某一點凝為云團,自云霧中爆發可怖之閃電。”足證中外兵學家所見不謀而同。

        當時聽報告的馬蘇政憶及此事,感嘆粟裕講課形象生動,深入淺出。聽課的同志,無論干部、戰士,文化高低,實踐多少,一致反映聽得懂,記得住,領會深,用得上。他講課時,秩序最好,座無虛席,連炊事員也主動擠出時間來聽講。

        當時在座的指戰員大都沒有系統地學過軍事理論,不少人打了十幾年仗,取得過不少勝利,但對怎樣才能保證戰爭的勝利,在理論上說不清楚,有些事更不太明白。現在聽粟裕一講,如同醍醐灌頂,茅塞頓開。部隊整訓后,戰斗力大大提高。但到底向哪個方向發展仍是未知數。

        考慮到江南形勢復雜多變,陜北延安加強了對江南指揮部的領導。到了4月下旬,江南指揮部便可以和延安直接通電報。21日,陳毅、粟裕、羅忠毅和鄧振詢四人聯名向中央發電報,建議皖南新四軍軍部及主力部隊東移蘇南,提出“皖南、蘇南分則力弱,合作可以開展局面”,“應先放棄皖南,集中全力發展蘇南,直到海邊”。中央收到電報后,復電項英,重申新四軍向北發展的方針,不同意由江南抽兵到皖南,指示“江南陳毅同志應努力向蘇北發展”。

        5月4日,中央軍委電示陳毅和粟裕:“……在一切日本占領區和戰爭區域,應不受國民黨的限制,獨立自主地放手擴大軍隊,堅決地建立根據地。由于國民黨頑固派堅決執行防共反共限共政策,我們應強調斗爭,不應強調統一。在應付全國性的突然事變的問題上,也只有采取斗爭的方針,才能使全黨全軍在精神上有所準備,工作上有所布置。……”

        第二天,中央軍委又明確指出新四軍一、二、三支隊主力的主要發展方向不是在溧陽、溧水、郎溪、廣德等靠近國民黨中央軍的地區,而是在蘇南、蘇北廣大敵人后方直到海邊之數十個縣,尤其是長江以北地區。要陳毅在吳淞口至南京之間及蕪湖以西長江兩岸控制多處渡口,速令葉飛在北岸擴大部隊,建立政權,不要顧慮顧祝同、韓德勤、李明揚的反對。

        向江北發展是以后的事,當務之急卻是摸清同處江南的國民黨中央軍冷欣部隊的意圖和動態。為此,粟裕率戰地服務團前往冷欣的指揮部所在地溧陽山丫橋,借匯報和慰問的名義進行偵察。

        冷欣開始和新四軍部隊保持著比較密切的關系。陳毅、粟裕曾數次去冷欣指揮部參加會議,還和冷欣一起閱兵。但冷欣對陳毅和粟裕限制居多,他指責新四軍游而不擊,不許新四軍在金壇、溧陽、溧水境內發動與組織群眾開展游擊戰爭,扣發新四軍的經費、彈藥、被服等,還暗地派遣特務武裝到新四軍活動地區搞破壞。

        粟裕向冷欣匯報時,作戰參謀馮伯華以衛士身份帶了材料和地圖跟隨,利用掛地圖的機會,觀察原來掛在那里冷欣部隊的部署圖,記下來,回到住處悄悄繪成圖。每天清晨粟裕都和馮伯華起來跑步鍛煉身體,每天各跑一個方向,把看到、了解到的情況悄悄繪成圖。粟裕要馮伯華特別注意收集紙簍和廁所里的紙片。馮伯華果然在廁所里發現一張國民黨軍南調茅山形成對新四軍蘇南部隊包圍的草圖,證實了國民黨軍蓄意攻擊新四軍江南部隊。

        返回江南指揮部后,粟裕根據這次實地偵察,很快擬定了一個作戰計劃,冷欣部一旦對新四軍發起進攻,粟裕只要用兩個加強團便可拿下他的指揮部。

        江南新四軍暫可無憂,但皖南軍部卻讓粟裕越來越擔心。軍部處在日軍和國民黨軍夾擊的境地,按當時形勢發展下去,軍部早晚會讓日軍或國民黨軍給一鍋端。粟裕力促皖南主力迅速北上或東移蘇南。

        陳毅和粟裕召集團級干部會議,由陳毅以中央軍委新四軍分會副書記的身份三次致電中共中央和項英,促請軍部及皖南主力速移蘇南。考慮到電報不能詳細地、原原本本地反映他們的意圖,又派江南指揮部政治部民運科長曾如清專程赴皖南匯報。

        為迎接軍部東移,粟裕派作戰科長吳肅率領偵察組,配合軍部作戰科長李志高率領的偵察組,由江南和皖南分頭對進偵察,為軍部東移勘察選擇一條合適的路線。吳肅返回江南指揮部后向粟裕作了詳細匯報。粟裕據此擬定了派三個團接應軍部東移的計劃。

        從江南指揮部控制的水陽、貍頭橋及江南指揮部駐地到軍部駐地皖南涇縣云嶺,僅80 ~ 150公里路程,互相對進,一晝夜便可接應上。電臺呼號、通訊聯絡都已約定好了。但項英竟又拒絕北移,反而再三要求中央批準將葉飛、陶勇等部調回皖南,遭到中央斷然拒絕。

        5月28日,陳毅和粟裕接到蘇北管文蔚、葉飛、陶勇等人的電報,說日軍侵占蘇北興化,江蘇省主席韓德勤部向東臺等地撤退,國民黨八十九軍向興化以北撤退。見江北敵占區驟然增大,陳毅、粟裕立即命令江北的管文蔚、葉飛和陶勇各部乘日軍立足未穩全力向日軍的新占領區發展。

        29日,陳毅和粟裕聯名致新四軍軍部并轉報中共中央中原局劉少奇、新四軍副軍長張鼎丞并報中共中央和新四軍軍長葉挺電報,希望派得力部隊發展蘇北。

        男人边吃奶边做好爽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