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lpvr"></address>
    <address id="zlpvr"></address>
    <address id="zlpvr"><address id="zlpvr"><listing id="zlpvr"></listing></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zlpvr"></address>

      <sub id="zlpvr"><listing id="zlpvr"><menuitem id="zlpvr"></menuitem></listing></sub><noframes id="zlpvr"><form id="zlpvr"><th id="zlpvr"></th></form>

        <form id="zlpvr"><th id="zlpvr"><progress id="zlpvr"></progress></th></form>
        ? 首頁 ? 名人故事 ?破敵“清鄉”,戰略轉移請長纓_關于粟裕的故事

        破敵“清鄉”,戰略轉移請長纓_關于粟裕的故事

        時間:2020-08-25 名人故事 聯系我們

        破敵“清鄉”,戰略轉移請長纓_關于粟裕的故事

        南坎戰役是粟裕組織指揮的蘇中對日局部反攻的重要組成部分,與反“清鄉”斗爭和車橋戰役共同證明粟裕對形勢的估計是正確的。粟裕抓住了反攻的戰機,取得局部反攻的勝利并將反攻引向縱深。

        一切似乎比粟裕預料的還順利一點。

        夏天里,粟裕有時也到固晉村后河里游泳。一脫衣服,就露出腿上、膀子上的傷疤。這些傷疤是內戰時期留下的。他常常對和他一起游泳的人說:“哪天不打仗了就好了,讓老百姓過上和平、安定的日子,我就心滿意足了。”

        除了游泳,他還在房東家養了一群鴿子,常常在早晚專心地喂鴿子。鴿子溫順、漂亮,象征著吉祥、希望與和平。粟裕雖有運籌帷幄、指揮千軍萬馬的雄才大略,但也有和平民百姓一樣的內心世界:他要安定,不要動蕩;他反對戰爭,酷愛和平。(www.520gyw.com)

        這年夏天,粟裕在固晉家里的常客除了這些鴿子,還有施亞夫。

        施亞夫前身份是汪偽綏靖軍第七師中將師長、汪偽第一集團軍第三十四師參謀長兼一三五團長,現在是蘇中人民抗日自衛軍(南)通如(皋)縱隊司令員。他駐在留城,與固晉只隔著一條草蕩。

        施亞夫第一次到粟裕這里來是一個晚上,他利用晚間乘涼的時間乘一條小船來到粟裕家里。

        當警衛員告訴粟裕說施亞夫來見時,粟裕高興地說:“快請進!”

        握過手后,粟裕給施亞夫擺凳子,端茶水,親切地叫施亞夫坐下談。

        施亞夫是一個傳奇英雄。1941年受命打入汪偽時,他搜羅了兩三百雜牌軍冒充汪偽綏靖軍第七師,用一本上海市電話號碼簿、一本《百家姓》、幾本喜喪人情的賬本胡亂編造了8000多名官兵的姓名和槍支號碼。而汪精衛在南京聽說有這么一支冒牌的部隊并不懷疑,反而真的委任他為“第七師”中將師長。

        粟裕無數次在根據地危急時總能及時得到施亞夫冒死送來的情報,但見到本人卻還是施亞夫回到新四軍后。施亞夫臉龐白晳,鼻梁高直,眼睛靈活又不失軍人的威嚴。

        粟裕關心地問施亞夫:“根據地的生活比外圍要艱苦多了,你才回來,過不慣吧?”

        施亞夫說:“不,過得慣,我吃過人間最難熬的痛苦,根據地生活好多了。”

        粟裕以詫異的神情問:“這可不是真心話吧?”

        施亞夫以前坐過國民黨的監獄,他把受刑的情景和在獄中的非人生活情況講給粟裕聽,還開玩笑地說:“我沒參加過長征,可我卻參加過‘短征’。”

        粟裕不解地問:“什么叫‘短征’?”

        施亞夫說:“長征是爬雪山、過草地、吃樹皮,我在獄中吃的是發了霉的毛稗子,在獄中排字房里揀字,一天十多小時,一刻不停地來回走動,可出不了這間屋子,這不是‘短征’嗎!”

        星光下,施亞夫用帶著南通地方口音的語言向粟裕講述了他在汪偽陣營里的種種事情。

        談及汪精衛,施亞夫說汪精衛很聰明,有演講天賦,講話很有鼓動性。汪精衛在偽中央政府主辦的第一期將校軍官輪訓團的開學典禮上說諸葛亮為什么取西川,不拿東吳,是因為諸葛亮要讓東吳與曹操打,等他們兩敗俱傷之時,再出兵。意思是他汪精衛現在不跟日本人打,讓日本人跟蘇聯打,然后坐收漁翁之利,死不承認自己是漢奸。又說汪精衛在偽組織和偽軍官員面前威風凜凜,可一到日本人面前就是個奴才,是個純粹的兒皇帝。他對日本主子言聽計從,不敢有半點怠慢。日本人毒死他的干將李士群,汪精衛不敢發半點脾氣。

        談到日軍,施亞夫說日軍很驕橫。汪精衛的日軍顧問晴氣慶胤只是一個中佐,在汪精衛面前卻非常神氣,汪精衛基本都是聽他的。在日軍召開的作戰會議上,偽軍軍官幾乎沒有發言權,決定權完全在日軍手中。一般日軍講話,不能插話,否則會大怒,有時還會打人,但日軍上下對施亞夫算客氣。施亞夫是南通地區日偽軍棋社社長,日軍軍官經常找他下圍棋。

        施亞夫應當是蘇中地區唯一與交戰雙方高層都見過面直接打過交道的人。汪偽方面的汪精衛、周佛海、李士群及偽軍各師以上頭目,日軍方面日本華中派遣軍總司令畑俊六、南浦旅團長、小林師團長,新四軍這方面是粟裕、葉飛、陶勇、陳丕顯。

        施亞夫對粟裕十分敬佩。在敵營兩三年里,他目睹日偽的頭目因粟裕的存在而焦頭爛額。他從另一個視角看到粟裕怎樣度過了他抗戰中最艱苦的歲月,又怎樣率領蘇中抗日軍民由以前被動防御轉化為現在的主動出擊,由局部反攻向全面反攻過渡。在地圖上看抗日根據地,從前是處在被敵人分割、包圍的態勢,現在看去,這一態勢正在轉變為敵人的孤立據點被大片抗日根據地封鎖和包圍。

        粟裕贊嘆說:“你是我們的大英雄,沒有你舍命送來的情報,我們不知要多走多少彎路,多付出多少代價呀!蘇北汪偽‘清鄉’《總綱》剛出籠,你就將全部情報送到我們這里,這些情報對我們粉碎日偽軍的‘清鄉’陰謀起了重要作用。”

        “師長過獎,我做得不夠,遠遠不夠!”施亞夫感受到一種溫暖洋溢在他的周圍,從前在敵營里受盡的委屈、羞恥此刻消失得無影無蹤。他覺得吃的所有苦,冒的所有險都值得。但他也有一點遺憾。

        1941年7月初,施亞夫把日偽將出動1.7萬人進攻新四軍軍部的情報發給四分區的陶勇,但這個情報卻沒有送到四分區司令陶勇手中。原來當時為了加強情報的隱蔽性,四分區敵工部與施亞夫約好,用香煙和火柴表示敵人掃蕩的兵力:半盒火柴,表示敵人出動的是一個小隊的兵力;一盒火柴,代表的是敵人的一個大隊;而一盒大炮臺香煙呢,則說明敵人出動了一個聯隊。那天,施亞夫送出去的是十盒香煙。沒想到在傳遞的過程中,有個情報員以為這是從敵占區送來的慰問品,便自作主張分給大家抽了。慶幸的是雖然情報傳送出了問題,但南浦的這次的掃蕩最終被粉碎。因為這事陶勇直接從新四軍如東獨立團內抽調出兩名得力的參謀來協助施亞夫工作。在那次反“掃蕩”中,粟裕率所部乘敵后方空虛,采用“圍魏救趙”的戰法進攻南浦的司令部所在地泰州,迫使南浦率部從鹽城南撤回防,從而粉碎了那次針對鹽城的“掃蕩”。

        主賓談得開心,不覺夜深,施亞夫察覺后忙告辭而去。粟裕和他談得來,意猶未盡,送出幾步,說要施亞夫常來坐坐。

        施亞夫真心仰慕粟裕,極想接近粟裕,出門時他把這句話放在心上。一日在營中無事,他撐船過了草蕩,又來到固晉。

        這一次粟裕正伏案查看全國地形圖。

        這個時候,蘇中敵后抗戰的形勢,新四軍由被動防御轉化為主動出擊;由局部反攻向全面反攻過渡。

        然而全國形勢卻不容樂觀。自4月以來,日軍在河南發起戰役,國民黨40萬軍隊潰敗之后,日軍又在湘北沿粵漢鐵路向湖南發動了新的進攻,占領長沙等重要城市,隨后又猛攻衡陽。兩人談話中,免不了要說及衡陽的戰事。

        粟裕憂慮地對施亞夫說:“衡陽這一帶地形很好,有利條件很多,現在鬼子正在進攻,如果決心守,還是能打一氣,能夠守住,就怕國民黨不想守,那就完了。”

        這話說了不到半個月就傳來衡陽失守的消息。國民黨高層沒有打算守衡陽,他們給第十軍方先覺將軍的命令只是堅守10天到2周時間,沒有給方先覺援兵。方先覺孤軍奮戰,堅持了47天,斃傷日軍1.2萬多人。

        粟裕關注全局,料事如神,施亞夫內心對粟裕的敬重又增一分。

        一次聊天,粟裕問施亞夫:“紅十四軍打仗時,對傷員是怎么辦的?”

        施亞夫說:“我們的赤衛隊,是土生土長的群眾,軍民關系很親密。戰士掛了花,群眾很快會趕來救護,還趕緊幫助隱蔽傷員。”

        粟裕點點頭,說:“軍民關系密切確實是克敵制勝的法寶。還有就是一定要選一個好的司務長,把供給搞好,讓戰士們吃飽穿暖。對司務長要求一定要嚴格,他的工作做好了,戰士才能得到照顧。”

        這一時期有一架B-26重型轟炸機在轟炸日軍吳淞口軍港時被日軍地面火力擊中,飛到鹽城建湖縣時被迫棄機跳傘。機組人員一名遇難,5名飛行員幸存。當時美軍飛行員的處境十分危險,他們降落的地點離日軍射陽據點只有一公里,據點內的日軍已出動搜捕他們。張愛萍三師所屬鹽阜獨立團和建陽大隊以犧牲4人的代價將飛行員救出。張愛萍派人將飛行員送到一師,由一師送往黃花塘軍部。

        美軍飛行員機長是一位中校,叫薩伏埃·雷蒙。自太平洋戰爭爆發后,雷蒙來華作戰,駕駛著重型轟炸機對上海至南京一線日軍重要軍事目標執行轟炸任務達數十次。

        粟裕派復旦大學畢業的林時序擔任翻譯,嚴振衡、王重負責接待工作。這五個飛行員在師部住了幾天,粟裕接見了他們,為他們開了歡迎晚會。幾天后粟裕派嚴振衡和林時序護送美軍飛行員至黃花塘軍部,并給了他們一張蘇中敵我分布圖,解放區用顏色標出,告訴美軍以后若是飛機壞了可以在這些地區放心降落。

        美空軍有沒有采用這張地圖不得而知,但之后確有幾次美軍飛行員落入蘇中、浙東,并得到了蘇中、浙東抗日軍民的成功救助。

        美空軍飛行員頻頻獲救說明美軍對日軍攻勢的規模越來越大。這從某種意義上說是一個好的信號,意味著大反攻的日子不遠了。夏季攻勢過后,粟裕于9月份又發起持續45天的秋季攻勢。

        此時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已進入大規模戰略反攻階段,歐洲戰場上希特勒處于東西夾擊的困境之中,亞洲戰場上日寇也是窮途末路。美軍已準備在中國登陸,并向延安要求八路軍、新四軍配合作戰,華中局已經接到毛澤東電報,開始布置吳淞、寧波、杭州、南京間,特別是吳淞至寧波沿海及滬杭甬鐵路沿線地區的工作。

        到了10月,華中局饒漱石等領導根據中央的指示決定派第一師主力過江南下,向蘇浙地區挺進,指揮人選則根據中央的意見由葉飛、朱克靖擔任。粟裕聞訊致電華中局和軍部,請求由他率領蘇中第一批主力部隊執行南進任務。

        粟裕南進有其優勢。他在蘇浙地區先后有抗日先遣隊、浙南三年游擊戰爭、新四軍先遣支隊和江南指揮部幾個階段的經歷,對那里的地理、民情較為熟悉。而且粟裕過長江到蘇中后仍一直關注著那里形勢的發展,保持有與浙東的海上通道。1942年日軍發動浙贛線戰役占領金華、蘭溪、進賢、東鄉等大片地區后,粟裕曾向華中局和軍部建議增派部隊向浙江發展。后來華中局派譚啟龍、何克希等到浙東領導浙東工作時,粟裕積極給予多方面的支援,并從部隊中抽出幾個曾經在浙江打過游擊的得力干部如張文碧、劉亨云隨何克希前往。現在活躍在江南的王必成、陳鐵君、張文碧、劉亨云都是他的舊將。

        粟裕的請求受到了華中局和軍部的重視,他們回電表示同意,并將情況及粟裕的建議電報發給延安毛澤東、劉少奇并報陳毅。

        那些日子里,施亞夫依舊常來。粟裕忙,施亞夫就默默地離開;粟裕不忙,兩人總要聊聊天。

        粟裕在蘇中發動的夏、秋兩季攻勢,在南線“清鄉”區及“清鄉”區邊緣進行反據點作戰,前后攻克、逼退日偽據點60余處,共殲滅日偽軍3000人以上,其中含日軍中隊長以下近800人。

        到1944年10月,四分區則取得了反“清鄉”斗爭的決定性勝利,經過一年零七個月的艱苦斗爭,此時不僅恢復了“清鄉”以來被日偽占領的地區,而且使根據地有所擴大。日偽的“擴展清鄉”、“強化屯墾”宣告破產。1944年初設立的偽蘇北屯墾總署,也于11月1日被迫宣布取消。

        男人边吃奶边做好爽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