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lpvr"></address>
    <address id="zlpvr"></address>
    <address id="zlpvr"><address id="zlpvr"><listing id="zlpvr"></listing></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zlpvr"></address>

      <sub id="zlpvr"><listing id="zlpvr"><menuitem id="zlpvr"></menuitem></listing></sub><noframes id="zlpvr"><form id="zlpvr"><th id="zlpvr"></th></form>

        <form id="zlpvr"><th id="zlpvr"><progress id="zlpvr"></progress></th></form>
        ? 首頁 ? 名人故事 ?回天津當寓公繪圖建樓房_小德張的故事

        回天津當寓公繪圖建樓房_小德張的故事

        時間:2020-08-25 名人故事 聯系我們

        天津當寓公繪圖建樓房_小德張的故事

        祖父到天津第一站便下榻在日租界芙蓉街我父親的小樓內,不久祖父就在英租界煙臺道購買樓房一所(當時稱為“英國馬號”),祖父與其母親唐氏等又遷到此處居住。

        我的父親張賓儒講述過在“英國馬號”居住時的一件事。那時我父親張賓儒認識一個人叫張伯苓,此人是南開中學校長,他是由祖父小德張雇用的律師夏琴西引見的。有一天,夏琴西張口找父親借錢,理由是幫助南開中學校長張伯苓辦教育,經費有困難,急需用錢。當時父親聽后半信半疑,就問夏琴西,你與張伯苓是什么關系?夏琴西回答是老朋友關系。父親說如果張伯苓真有困難我可以幫忙,不過必須請張伯苓到府上來問個明白。幾天后,張伯苓先生來到府上,父親見到張伯苓,了解到南開中學眼前辦學經費有困難,由社會各階層人士盡力幫助。父親當時沒有駁張伯苓先生的面子,從家中拿出錢來遞給張伯苓先生,囑咐別告訴我祖父小德張。從那以后,張伯苓與父親有了來往,彼此之間有了了解。父親對張伯苓校長評價較高,為人規矩、正派、出于公心,所以愿意幫助張伯苓校長籌集社會各界人士力量自愿贊助辦教育出力。從此,父親與張伯苓拜了把兄弟,為今后交往,互相幫助奠定了牢固基礎。

        有一天,父親正在客廳看報休息,突然,聽見有人急促的敲門,當差問:找誰?從門外傳來:“找賓儒兄,我是伯苓。”父親趕緊讓當差的把大門打開,站在門前伯苓身邊還有一位年輕男子不知是誰。伯苓對父親說,我們想在您府上躲避一下。父親二話沒說,趕緊把他們讓進后樓屋內,這才得知年輕男子叫周恩來,與張伯苓是師生關系,因為當時正鬧學潮,被警察局盯上了,正在抓捕他,只能在府上躲一躲。此時無法請示祖父,緊接著敲門聲又響起,父親趕緊去開門,當官警察帶兵往府內闖,父親見勢不妙,把警察讓進客廳,又是香煙、又是茶……。讓父親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當官的警察發現客廳墻上掛著的慈禧太后的巨幅相片,趕忙跪在地上沖著相片連磕三個響頭,腰上武裝皮帶撥著手槍,同時滑落在地上,嘴里不斷的說:對不起您,進錯府了。回過頭來告訴士兵趕緊走。這群警察剛走出大門,祖父聽見了動靜,來到了客廳問發生了什么事,父親才把真實情況告訴了祖父。祖父聽后,囑咐父親:既然你的把兄弟有困難,需要暫住府上,那就讓他們多住幾天,每頓飯四菜一個湯,照顧好他們,現在院外肯定有暗哨盯著這個院,千萬別走。四天后,祖父、張伯苓和學生周恩來一起合影留念,安全的離開了張府。后來經當差的打聽,搜查張府當官的警察叫楊義德。遺憾的是祖父當時與張伯苓、周恩來的合影相片在“文化大革命”中丟失了。

        1917年,天津發大水,祖父萌生建新樓的念頭,選址在英租界民園體育場附近的愛丁堡道(現重慶道)上的六畝地。為此他親自繪圖,精心構思,選料優質。不惜工本,此建筑工程之大,造型之美,在英租界列為華人樓房之冠。(www.520gyw.com)

        該建筑大門為n型鐵鑄花門,進入門洞可見19層臺階,拾階而上就進入主樓,中央是大玻璃罩棚演戲大廳,四面是兩層帶環廊的主樓,樓頂有大露臺。大門洞兩側是高大的平房,頂部是露臺。西側平房是準備留給姚蘭榮住的,因他的腿不好,祖父特意給他建成日式的,即鋪榻榻米的地炕;東側平房是祖父給徒弟小太監們住的。主樓東側為大花園,里面有太湖石假山,山下有水池,山后有鐵拐李鐵鑄人像;山前有黃綠琉璃燒制的龍噴水,山上有茅草亭。山東面為讀書房三大間,與其北面的大花窖相毗連。花園北面有中式外客廳三大間,兩側各有小耳房一間,這是祖父練劍撫琴的舍館,取名“伴琴齋”,內有他自己書寫的一副匾“勤有功,戲無益”,并經常以此為座右銘教育晚輩。

        經祖父設計的建筑體很有特色,為中西合璧式。外表上看是西式樓房,但整個建筑卻是中式建筑理念,即“四合式”:樓內中間是帶罩棚的大廳,四周是才是正式住房。從外面看,住房一、二層有一圈子帶圍欄的連廊,連廊以西式羅馬柱為支撐,而圍欄是由中式黃、綠、藍三色的琉璃瓦柱組成的,樓內也是如此,非常獨特。一樓一進大門的抬頭窗上有繪制在玻璃絲上的山水畫,兩側是兩間大廳,一間是餐廳,一間是會客室,大廳門是厚厚的菲律賓木拉門。正對面是鑲有彩色刻花玻璃的大拉門,玻璃是比利時進口的。刻花玻璃為藍、綠、紫色和無色,上面的圖案是祖父自己畫的梅、蘭、竹、菊及山水,落款是“伴琴主人”,即祖父的筆名。大廳地面是光滑的水磨石,正對面有一個可拆裝的小木舞臺,供唱堂會時用;大廳頂棚中央吊掛著一個巨大的葡萄燈,是祖父從意大利定制的。

        祖父雖自幼開始就生活在封建皇宮中,但他來天津做寓公后,為自己所建的住宅卻是偏于西式的中西合壁式。這一是因為宅基地位于英租界內,建筑風格不能是純中式的;二是祖父在宮中當大內總管,見識多,特別是對西洋的東西頗感興趣,因此他在天津為自己建住宅時,在請洋人設計師按照自己的中式理念進行設計外,也吸收了很多西式建筑風格的設計理念。這時,馬福祥正好也來天津作寓公,看到祖父的設計,很是喜歡,便在他位于今河北路、洛陽道口(現為第五幼兒園)的住宅樓頂上的圍廊上也裝上三色瓷柱。1919年兩幢樓同時開工起建,馬福祥的住宅稱為馬家樓。后來祖父所建的重慶道住宅賣給載振后,在英租界的都柏林道(現鄭州道)另蓋起的新樓(可惜唐山大地震后被拆除)基本上在原圖紙基礎上進行改動后重建,外廊也是用三色瓷柱做圍廊,在陽光照射下,相映生輝。

        俗話說:土木不可擅動。對于建住宅這種百年大計的事,祖父更是非常重視,在建筑過程中,幾乎天天到現場監工,不準出現任何偷工減料、弄虛作假的事。有時他把一摞大洋放在地上,看著工人們打地基,他看著滿意了,當場就賞,不滿意就鞭打。他把宮里管人的那一套又用上。

        1923年,我們舉家遷入重慶道新居,當時正值唐氏老太太75歲大壽,祖父特約天津京劇界名角老伶工程永龍以及其他名角李吉瑞、薛鳳池、小竺英等大辦堂會。一時間賀客盈門,高朋滿座清朝遺老載濤、載振,民國官員馬福祥、馬鴻逵傅作義,還有他在宮內的盟兄盟弟及他所經營的幾個商號的經理都從北京前來祝壽。這是張府在重慶道新居內所辦的首件大事。

        男人边吃奶边做好爽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