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lpvr"></address>
    <address id="zlpvr"></address>
    <address id="zlpvr"><address id="zlpvr"><listing id="zlpvr"></listing></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zlpvr"></address>

      <sub id="zlpvr"><listing id="zlpvr"><menuitem id="zlpvr"></menuitem></listing></sub><noframes id="zlpvr"><form id="zlpvr"><th id="zlpvr"></th></form>

        <form id="zlpvr"><th id="zlpvr"><progress id="zlpvr"></progress></th></form>
        ? 首頁 ? 百科知識 ?以科學發展觀為指導,確保經濟和社會發展的成果惠及全體人民

        以科學發展觀為指導,確保經濟和社會發展的成果惠及全體人民

        時間:2020-10-01 百科知識 聯系我們

        科學發展觀為指導,確保經濟社會發展的成果惠及全體人民_馬克思主義與現時代

        科學發展觀為指導,確保經濟和社會發展的成果惠及全體人民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的社會生產力獲得了空前的解放和極大的發展,國民經濟保持了持續快速的增長,且這種發展的勢頭還在繼續。伴隨著國民經濟持續快速的發展,我國廣大人民群眾的生活平和收入水平也都有了顯著提高,貧困人口數不斷降低,低收入者的絕對收入在增加,人們的生活狀況在改善。據國家統計局的統計,農村極端貧困人口數從1978年的2.5億,持續下降到2002年的2820萬;貧困發生率從1978年的30.7%下降為2002年的3%;城鎮居民最低收入戶的人均年收入從1990年的859.92元,增加到2004年的3084.83元。但不可否認的是,我國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特別是進入新世紀以來,居民個人收入之間出現了較為明顯的差距,且有進一步擴大的趨勢。具體來說,就是目前我國收入分配方面存在一些問題,其中主要問題是城鄉之間、地區之間、行業之間的收入差距不斷擴大,一些行業收入水平過高,分配秩序比較混亂,以至于反映居民收入分配差異的基尼系數越過了0.3~0.4這個相對合理的區間,超過了國際公認的0.4的警戒線,進入了0.4~0.5這一表明收入差距過大的區間。盡管這種差距是在人們的絕對收入得到普遍提高的基礎上發生的,并且人們的絕對收入隨著國民經濟持續快速的增長仍有增長的趨勢,同時現有的收入分配差距也還在人們的承受范圍之內,但是居民個人收入之間差距過大且有進一步擴大趨勢的問題,還是受到了社會各方面的關注。

        目前我國收入差距過大并呈現進一步擴大趨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包括歷史的和初始的條件不平衡因素在起作用;總體上我國還是一個發展中國家,還沒有擺脫不發達的落后狀態,國家建設資金積累與城鄉居民消費的矛盾雖有所緩解但仍不同程度地存在;一定時期工農業產品價格的“剪刀差”的影響,城鄉二元經濟結構的存在,戶籍制度等城鄉壁壘尚未根本打破;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尚不健全、市場秩序不規范、法制不完備;我國的改革仍處在進行之中,新舊體制處在改造和重建的交錯階段,各種社會力量不斷分化、整合,整個社會公平、有序的競爭機制還沒有正式形成;在個人收入渠道多樣化的情況下,宏觀調控體系不到位,原有的宏觀調控體系難以再起到應有的作用,而適應新形勢的宏觀調控體系還未完全建立;尚未形成統一、開放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系,許多商品、生產要素和科技人員(甚至其他人員)很難在行業、地區和部門間自由、暢通地流動,客觀上造成了行業壟斷和地區間經濟封鎖、地方保護以及不同部門間人員的過分富足和缺失,以致造成了不公平競爭;相關體制和法律、法規制度不健全,被一些人鉆了空子;城鎮職工下崗、再就業問題的存在和農村工業化發展程度不同的影響;個人收入分配上的“馬太效應”,導致高收入階層個人擁有多方巨大優勢,并將獲得更多的進一步發展的機會和空間,而低收入者則恰恰相反,等等。

        眾所周知,收入差距問題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國外,也無論是在歷史上還是在現實中,總是不同程度地存在著的。因此,在當代中國,收入差距問題的存在也是不奇怪的。況且,合理的、一定程度的收入差距的存在對于經濟社會發展也是有利的。不僅如此,對于當代中國這樣的處于城市化和工業化進程中的國家來說,基尼系數往往高于那些已經完成了城市化和工業化的國家。所以,當我國的收入差距超過了國際公認的0.4的警戒線,進入差距過大的區間時,它對經濟和社會的負面影響并沒有同樣超過警戒線。但是無論如何,收入差距過大并有進一步擴大的趨勢這一事實本身,確實又是不能也是不應當被忽視的。因為這一問題如果得不到及時有效地解決或緩解,將可能對經濟社會各方面的發展造成不利的影響甚至造成嚴重后果。

        目前關于居民收入分配的差距問題,已經引起了社會各方面的普遍關注,黨中央更是對此高度重視,近幾年相繼提出了一系列理論觀點、政策主張,并采取了相應的改革措施。2002年黨的十六大明確提出深化分配制度改革,健全社會保障體系。2003年黨的十六屆三中全會進一步提出要推進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整頓和規范分配秩序,加大收入分配調節力度,重視解決部分社會成員收入差距過分擴大的問題。這次全會所提出的“五個統籌”中的統籌城鄉發展、統籌區域發展、統籌經濟社會發展,對確保經濟和社會發展的成果惠及全體人民具有特別重要的作用。2004年12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更加注重社會公平,整頓和規范收入分配秩序,合理調整國民收入分配格局。2005年黨的十六屆五中全會明確指出:完善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堅持各種生產要素按貢獻參與分配,更加注重社會公平,加大調節收入分配的力度,努力緩解地區之間和部分社會成員收入分配差距擴大的趨勢。特別是2006年5月26日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著重研究了改革收入分配制度和規范收入分配秩序問題。這次會議指出,改革收入分配制度,規范收入分配秩序,構建科學合理、公平公正的社會收入分配體系,是關系到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關系到全面建設小康社會、開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新局面全局的大事。這次會議明確提出了積極推進收入分配制度改革,進一步理順收入分配關系,完善收入分配制度,構建科學合理、公平公正的社會收入分配體系的戰略任務,強調要堅持和完善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堅持各種生產要素按貢獻分配,在經濟發展的基礎上,更加注重社會公平,合理調整國民收入分配格局,加大收入分配調節力度,使全體人民都能享受到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成果。并且明確提出要著力提高低收入者收入水平,擴大中等收入者比重,有效調節過高收入,取締非法收入,努力緩解地區之間和部分社會成員之間收入分配差距擴大的趨勢。

        黨中央關于改革收入分配制度、規范收入分配秩序的戰略思路和部署,是落實科學發展觀的重大舉措,對于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對于確保經濟社會發展成果惠及全體人民,都具有極為重大的政治意義。

        第一,這一重大舉措符合科學發展觀實現經濟社會更快更好發展的本質要求,有利于保護和充分發揮人民群眾參加全面小康社會建設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

        發展是硬道理。中國解決一切問題的關鍵在于發展。這是我們黨根據歷史唯物主義基本原理并總結社會主義經驗教訓得出的基本結論,也為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偉大實踐所證明。今天我國要實現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和現代化建設第三步戰略目標,要在風云變化的國際局勢中立于不敗之地,都必須更快更好地發展自己。科學發展觀是指導發展的世界觀和方法論的集中體現,其實質就是要實現我國經濟社會更快更好的發展。樹立和落實科學發展觀,是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客觀需要和必然要求。而要落實科學發展觀,實現經濟社會更快更好的發展,就必須依靠廣大人民群眾,依靠人民群眾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的充分發揮。

        如前所述,在收入分配上存在一定的收入差距是有利于調動廣大群眾的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從而有利于經濟社會發展的,因為它有利于克服收入分配上的平均主義、打破“大鍋飯”、改變以往那種“干與不干一個樣”、“干多干少一個樣”、“干好干壞一個樣”的收入分配不公平的狀況。我國改革開放以前的實踐證明,那種收入分配上的不公平狀況是不利于調動人民群眾生產勞動的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的,因而也是不利于經濟社會持續快速協調發展的。我國在改革開放前的一段時間經濟社會發展停滯的原因有許多,但收入分配上的平均主義、“大鍋飯”無疑是其中的一個重要原因。我國從20世紀70年代末開始的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其目的之一就是消除原來收入分配中的不足和弊端,就是為了打破“平均主義”、“大鍋飯”、“鐵飯碗”所造成的收入分配上的不公平。這一改革及其所帶來的一定的收入分配上的差距,對于形成與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基本經濟制度相適應的思想觀念和創業機制,對于放手讓一切勞動、知識、技術、管理和資本的活力競相迸發,讓一切創造社會財富的源泉充分涌流,加快實現“三步走”戰略,起到了積極的促進作用。

        顯然,無論是就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本身而言,或者從其改革的過程看,我們的目的是為了消除原來收入分配中的種種不足和弊端,改革的結果也極大地改變了以往那種收入分配上的平均主義、“大鍋飯”的狀況。但由于諸多客觀因素和某些歷史慣性的影響,特別是在新舊體制交替過程中所出現的不可避免的種種負面效應,致使收入分配不公的問題在一些方面得以減輕或消除,而在另一些方面還依然存在,甚至在某些方面還出現了收入分配不公加劇的情況。特別是進入新世紀以來城鄉之間、地區之間、行業之間的收入差距不斷擴大,一些行業收入水平過高、分配秩序比較混亂的現象,表明了我國在收入分配上出現了新的不公平。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不及時緩解居民收入分配差距擴大的趨勢,就會嚴重挫傷人民群眾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實現現代化第三步戰略目標的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進而影響我國經濟社會更快更好的發展,因為人們一切活動的動機歸根到底都與利益有關,利益是人們從事生產勞動的直接驅動力。收入分配固然是事關社會公平與效率的問題,但畢竟也是與個人利益直接相聯的問題。人民群眾是全面小康社會和現代化的建設者,也應當是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成果的享受者。他們希望自己的辛勤勞動得到應有回報,希望充分享受改革開放和經濟社會發展的成果,希望自己的物質文化利益及其他方面的利益能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而不斷地得到滿足,這樣他們才能長久地保持并充分發揮自己參加全面小康社會和現代化建設的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否則,不僅他們的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會受到影響,甚至對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信念也會發生動搖。

        因此,落實科學發展觀所提出的經濟社會更快更好發展的本質要求,必須進一步改革收入分配制度,規范收入分配秩序,構建科學合理的收入分配體系,努力緩解收入分配差距擴大的趨勢,確保經濟社會發展成果惠及全體人民,以利充分調動廣大群眾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從而實現經濟社會更快更好的發展。(www.520gyw.com)

        第二,這一重大舉措貫徹了科學發展觀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的根本原則,有利于兼顧效率與公平,從而使經濟社會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建立在堅實的群眾基礎之上。

        科學發展觀是我們黨在深刻總結我國長期以來社會主義建設中的經驗教訓,吸收人類現代文明進步新成果的基礎上提出的關于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指導思想。它告訴我們,發展必須是全面的,是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經濟、政治、文化、社會建設全面推進,物質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相互促進,從而實現經濟發展和社會全面進步為特征的全面發展;發展必須是協調的,是以“五個統籌”即統籌城鄉發展、統籌區域發展、統籌經濟社會發展、統籌人與自然和諧發展、統籌國內發展和對外開放為主要內容的協調發展;發展必須是可持續的,是以人與自然和諧相處、實現經濟發展和人口、資源環境相協調為基本要求的可持續發展。

        全面、協調、可持續的發展是以經濟發展為基礎的,而搞好收入分配是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一個不可或缺的環節。這個環節搞不好,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就無法順利運行,進而會影響政治、文化、社會和其它方面的建設。從一定意義上說,收入分配問題也是一個政治和社會問題,因為它和公平與效率關系問題密切相聯。效率是資源投入和產出的比率,公平是人與人的利益關系及調整利益關系的原則、制度、做法、行為等合乎社會發展需要這樣一種狀況。分配問題處理不好,既不符合公平原則,也最終會影響效率;既影響經濟運行過程,也會對政治、文化和社會帶來不利影響。如果收入差距過大特別是持續擴大,中低收入者過多,必然會造成社會有效需求不足,從而制約消費對經濟增長的拉動作用,最終妨礙經濟持續發展。而由于經濟是基礎,是決定政治、文化及社會各方面的,因此收入分配問題處理不好,不僅影響經濟的持續發展,同樣也會制約政治、文化和社會發展。收入差距過大,會使經濟上比較困難的社會群體產生失落感,導致心理失衡,產生對理想信念的動搖、對社會的不滿,甚至導致社會矛盾的激化,從而影響政治和社會的穩定;收入差距過大,容易造成人們價值觀的扭曲和人生觀的庸俗化,導致道德水平的下滑,削弱民族凝聚力和發展進步的動力;收入差距過大,會使不同社會群體由于生活保障不一樣而在體力、智力、發展機會和空間上出現巨大差別,形成富者愈富、窮者愈窮的“馬太效應”,進而相互之間產生隔膜甚至對立,從而影響人與人之間關系的和諧與整個社會和諧;收入差距過大,必然制約一部分人的科學文化水平和思想道德水平,容易使他們為了個人利益或某些群體利益或眼前利益而不顧生態平衡甚至會破壞自然生態,從而影響人與自然之間的和諧。

        黨中央關于改革收入分配制度,規范收入分配秩序,構建科學合理、公平公正的社會收入分配體系的思路和部署,遵循了科學發展觀中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的根本原則,貫徹了“五個統籌”特別是統籌城鄉發展、統籌區域發展、統籌經濟社會發展的思想,充分考慮了效率與公平在經濟社會發展中的作用。一方面,繼續強調要堅持和完善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堅持各種生產要素按貢獻分配,以利于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保持經濟持續穩定增長,為實現更高水平上的公平創造前提條件;另一方面,強調要在經濟發展的基礎上,更加注重社會公平,合理調整國民收入分配格局,加大收入分配調節力度,使全體人民都能享受到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成果,以便有效地緩解收入差距擴大的趨勢,防止兩極分化,加快實現共同富裕目標的進程,使經濟社會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建立在堅實的群眾基礎之上,從人民群眾的支持、擁護和參與中獲得源源不斷的發展動力。

        第三,這一重大舉措體現了科學發展觀以人為本的核心理念,有助于進一步實現好、維護好和發展好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并促進人的全面發展。

        以人為本是科學發展觀的核心理念,是科學發展觀的價值取向。科學發展觀強調發展必須堅持以人為本,突出了科學發展所具有的為民性質,回答了我們的一切發展為了誰、依靠誰這一帶有根本性的問題,是我們黨踐行“三個代表”、堅持立黨為公、執政為民的必然要求。以人為本,就是以最廣大人民的利益為本,努力實現人的全面發展。要從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出發謀發展、促發展,不斷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切實保障人民群眾的經濟、政治和文化利益,讓改革開放和經濟社會發展的成果惠及全體人民。要把滿足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和實現人的全面發展,作為經濟社會發展的出發點和落腳點。要在著眼于經濟、政治、文化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的同時,努力實現好、維護好、發展好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并且努力促進人的全面發展。

        目前我國居民收入分配上存在的較大差距,固然是在居民總體收入水平提高的基礎上產生的,但也說明不同地區、不同行業、不同社會群體的居民收入在提高的速度和程度上存在著較大的差異。這種情況,一方面使得人民群眾在收入差距已經超過警戒線、進入差距過大的區間時,雖然產生了一些不滿情緒,但還處在可以忍受的范圍之內;另一方面,也容易造成社會財富客觀上向少數人手里集中,發展下去,就會出現貧富差距過大和兩極分化。雖然還不能說目前我國居民收入差距擴大趨勢已經達到了兩極分化的程度,但也不可掉以輕心,因為從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來看,公平的收入分配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內在要求;從國家發展戰略上看,我們要的是以人為本的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從我們的近期奮斗目標上看,我們所要建設的是惠及全體人民的更高水平的全面小康;從社會主義的最終目標和價值取向上看,我們追求的是實現全體人民的共同富裕。而目前存在的不同地區、不同行業、不同社會群體以及城鄉之間的收入差距過大問題,客觀上表明分配制度不夠健全,分配秩序不夠規范,分配結果不夠公平。這種情況顯然不符合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內在要求,不利于國家發展戰略的實施,不利于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奮斗目標的實現,有悖于社會主義的價值追求,必須加以改變。

        堅持以科學發展觀為指導,落實科學發展觀中以人為本的核心理念,就是要在保持國民經濟持續快速協調發展、努力“做大蛋糕”的同時,積極推進收入分配制度改革,進一步理順分配關系,完善分配制度,盡可能地“分好蛋糕”,努力緩解地區之間和部分社會成員之間收入分配差距擴大的趨勢。只有這樣,才能真正把以人為本、執政為民的基本理念落到實處,有效地維護和充分實現人民群眾的政治利益、經濟利益和其他利益,確保經濟和社會發展的成果惠及全體人民,使全體人民都能享受到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成果。這樣,人民群眾中間蘊含著的巨大的人力資源優勢才能得到充分發揮,經濟社會才會因為獲得源源不斷的動力而保持全面協調可持續的、又快又好的發展,人民群眾才能在發展中逐步達到共同富裕,并努力實現人的全面發展。

        這幾年間,為了努力緩解地區之間和部分社會成員收入分配差距擴大的趨勢,黨和政府采取了“三減免、三補貼”等一系列惠農政策,促進農民增收;采取提高企業離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標準、落實優撫對象生活和醫療待遇、促進下崗失業人員再就業、完善最低工資制度、提高個人所得稅工薪所得費用扣除標準等政策措施,以保障城鎮低收入人員的基本生活。最近,黨中央和國務院又在全面分析經濟社會發展形勢、統籌協調各方面利益關系的基礎上,廣泛征求意見,制定了周密的分配改革方案,以便進一步完善收入分配制度、規范收入分配秩序,努力緩解地區之間和部分社會成員之間收入分配差距擴大的趨勢。我們有理由相信,在科學發展觀的指導下,在黨和政府的領導和全國各族人民的共同努力下,一個科學合理、公平公正的社會收入分配體系一定可以構建起來,并將為確保經濟社會發展的成果惠及全體人民提供可靠的制度保障。

        (丁俊萍,原載《高校理論戰線》2006年第8期)

        男人边吃奶边做好爽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