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lpvr"></address>
    <address id="zlpvr"></address>
    <address id="zlpvr"><address id="zlpvr"><listing id="zlpvr"></listing></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zlpvr"></address>

      <sub id="zlpvr"><listing id="zlpvr"><menuitem id="zlpvr"></menuitem></listing></sub><noframes id="zlpvr"><form id="zlpvr"><th id="zlpvr"></th></form>

        <form id="zlpvr"><th id="zlpvr"><progress id="zlpvr"></progress></th></form>
        ? 首頁 ? 百科知識 ?鄧小平思想政治教育理論研究_馬克思主義與現時代

        鄧小平思想政治教育理論研究_馬克思主義與現時代

        時間:2020-10-01 百科知識 聯系我們

        鄧小平思想政治教育理論研究_馬克思主義與現時代

        鄧小平思想政治教育理論研究

        鄧小平新時期思想政治教育理論,是鄧小平理論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中國共產黨思想政治教育理論在現時代的新發展。這一理論深刻闡明了,加強和改進思想政治教育是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的基本內容,是培養社會主義“四有”新人的內在要求,是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不斷發展的重要基礎,也是全面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發展的根本保證。深入研究和全面理解鄧小平思想政治教育理論,不僅對于準確把握鄧小平理論的精神實質和科學體系有著重要的意義,而且對于我們現在正著力加強和改進的思想政治工作同樣有著重要的理論和實踐指導意義。

        (一)把握時代特色,拓展新時期思想政治教育的新視野

        從當代中國和世界發展的高度,從當今時代變化的高度,把握新時期思想政治教育的新特點,這是鄧小平思想政治教育理論的重要特色,也是鄧小平思想政治教育理論的基本方法。

        從上個世紀70年代末到90年代初,鄧小平對時代變化的新的認識,集中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對世界經濟政治格局的變化及其特點的正確判斷和準確把握。1980年代中期,鄧小平根據當時世界政治和經濟形勢的新變化,敏銳地對時代主題的變化作出新的判斷,提出“和平和發展是當代世界的兩大問題”,是“現在世界上真正大的問題,帶全球性的戰略問題”。(134)時代主題的變化,為我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發展提供了極為有利的時機,也從多方面提出了思想政治教育的新要求。二是對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中國社會深刻變化的準確把握。這些變化集中體現在中國人民在改革開放中推進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歷史進程之中。這一進程中出現的經濟、政治、文化發展的新情況和新特點,成為鄧小平思想政治教育理論發展和創新的新基點。三是在對科學技術迅猛發展深刻認識的基礎上,作出了“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的新判斷,并探索了在這一背景下如何加強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提高人自身的思想政治和道德素質的新思路。

        在對這三個方面問題的新認識中,鄧小平對新時期思想政治教育面臨的新任務、新內容和新路徑適時地作出探索。在總體上,鄧小平的探索,集中于新時期思想政治教育的四個重大課題中。

        第一,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全面推進社會主義現代化事業的發展,必然要凝聚全國人民的力量,在全體人民中樹立新的共同的理想信念。對此,鄧小平提出,樹立共同的理想信念,是我們事業發展的最大優勢和根本保證,“過去我們黨無論怎樣弱小,無論遇到什么困難,一直有強大的戰斗力,因為我們有馬克思主義和共產主義的信念。有了共同的理想,也就有了鐵的紀律。無論過去、現在和將來,這都是我們的真正優勢”。(135)在新時期,共同的理想和信念,必將建立在新的基礎上,具有新的時代內涵。鄧小平指出:“我們共產黨人的最高理想是實現共產主義,在不同歷史階段又有代表那個階段最廣大人民利益的奮斗綱領。”(136)現階段,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就是凝聚全國人民的共同的理想信念,這也就是現階段思想政治教育的中心內容。

        我國將長期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是當代中國最大的國情和最大的實際。思想政治教育要從這個國情和實際出發。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經濟成分和經濟利益、社會生活方式、社會組織形式和收入分配形式的多樣化,必然形成思想觀念和意識形態上的多樣化。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將長期面臨著如何理解和處理多樣化的社會存在的新特點,如何堅持社會主義思想觀念和意識形態的主導地位,如何弘揚時代的主旋律,如何堅持用科學的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教育人民,以及在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社會發展時期,如何正確認識和處理經濟與政治、經濟發展與思想道德升華、經濟增長與人的全面發展之間的關系等問題,將是新時期思想政治教育長期面臨的課題。

        第二,在改革開放的條件下,在借鑒、吸收和利用資本主義社會中一切有益于、有利于社會主義的東西的過程中,也提出了如何樹立“風險”意識,有效地、有力地抵御西方資產階級意識形態侵蝕的新課題。鄧小平指出:“我們堅定不移地實行對外開放政策,在平等互利的基礎上積極擴大對外交流。同時,我們保持清醒的頭腦,堅決抵制外來腐朽思想的侵蝕,決不允許資產階級生活方式在我國泛濫。”為此,要大力加強愛國主義和社會主義的教育,要在我們的人民中間樹立中華民族自己的自尊心和自豪感;同時也要向世界莊嚴昭示:“任何外國不要指望中國做他們的附庸,不要指望中國會吞下損害我國利益的苦果。”(137)這就從多方面深化了思想政治教育的內容,拓展了思想政治教育的新視界。

        第三,面對20世紀80年代末世界政治格局的新變化,特別是面對世界范圍內社會主義運動處于低潮的現實,我們的思想政治教育將長期面臨西方敵對勢力的挑戰。針對當時西方一些發達國家對社會主義中國的“指責”、“制裁”,鄧小平特別提醒我們注意:“整個帝國主義西方世界企圖使社會主義各國都放棄社會主義道路,最終納入國際壟斷資本的統治,納入資本主義的軌道。現在我們要頂住這股逆流,旗幟要鮮明。”(138)面對西方一些國家反對社會主義的新的“冷戰”,我們一定要糾正忽視、輕視甚至放棄思想政治教育的“失誤”,頭腦清醒,旗幟鮮明,銳意創新,進一步增強思想政治教育的針對性和實效性。

        1990年代以來,經濟全球化已經成為當今世界發展的一個不爭的事實。經濟全球化對于處在轉型期的中國經濟的發展有著重要的意義。參與經濟全球化,是當代中國經濟實現跨越式發展的必然選擇之一。但是,在現時代,支撐經濟全球化的是以西方發達國家、特別是以美國為中心的世界經濟體系,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在這一經濟體系中的地位是不平等的。同時,在經濟全球化進程中,世界政治格局也發生了深刻的變化。西方一些發達國家極力利用經濟全球化這一契機,把經濟全球化等同于“西方化”,把“西方化”看成是“美國化”,推行政治制度的單極化或所謂的“一體化”。發達國家利用經濟上的優勢,強行推行政治制度的“趨同”,以此沖擊發展中國家的國家主權、國家利益和國家安全。對于社會主義中國來說,必須清醒地認識到,“國家的主權、國家的安全要始終放在第一位……西方的一些國家拿什么人權、什么社會主義制度不合理不合法等做幌子,實際上是要損害我們的國權。”(139)

        世界經濟和政治格局的這些變化,對思想政治教育提出了新的要求。對人的教育,一方面要使之能夠了解和理解、并能適應和參與經濟全球化過程,另一方面又要使之能夠深刻理解世界經濟和政治格局變化的性質及其趨勢,能夠冷靜應對這一變化過程中可能出現的各種復雜的局面。從人的素質角度看,既要有現代科學技術、世界經濟和管理等方面的知識和素質,也要有維護國家主權、國家利益和國家安全的政治素質,以及愛國主義、集體主義和社會主義的思想素質。在新時期,怎樣把愛國主義、集體主義和社會主義教育作為素質教育的靈魂,越來越顯著地提到了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位置。

        第四,科學技術革命推動了社會生產力的發展,推動了人類物質文明的進步,同時也對精神文明的發展以及人自身的發展提出挑戰,對思想政治教育提出新的要求。這些要求,集中體現在鄧小平提出的培養社會主義“四有”新人的理論中。鄧小平指出:“過去很長一段時間,我們忽視了發展生產力,所以現在我們要特別注意建設物質文明。與此同時,還要建設社會主義的精神文明,最根本的是要使廣大人民有共產主義的理想,有道德,有文化,守紀律。”(140)他提出了教育全國人民做到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紀律的要求(141),“四有”既是相統一的,又是有層次的。從其統一性來看,它們是人的全面素質教育的綜合反映,既包括科學文化素質教育,也包括思想政治和道德素質教育。從其層次性來看,又突出了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性,即突出了“有理想”、“有紀律”的重要性。鄧小平在談到“四有”時指出:“這四條里面,理想和紀律特別重要。我們一定要經常教育我們的人民,尤其是我們的青年,要有理想。”他多次提到“我們最強調的,是有理想”(142)。理想是人們的事業和生活的精神支柱,是一定的世界觀、政治觀和人生觀在人生奮斗目標上的集中體現。

        面對新情況、新問題,鄧小平不僅肯定了加強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性,而且還從發展和創新的視角,提出“現在我們已經看到存在不少問題,我們還會遇到許多現在預料不到的問題。為了完成這個任務,為了保證全黨思想上行動上的一致,必須有效地加強和改善我們黨的思想政治工作”。(143)增強針對性,著眼于有效性和掌握主動性,已成為加強和改進思想政治教育的突出問題。時代和任務不同了,思想政治教育中要學習的新知識確實很多,這就要求我們努力掌握馬克思主義基本理論,密切聯系社會發展的實際,使思想政治工作同其他工作一樣,切實加強“原則性、系統性、預見性和創造性”。(144)

        (二)銳意開拓進取,完善新時期思想政治教育的新內容

        明確新時期思想政治教育的新任務,是鄧小平在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反復探索和思考的一個重要問題。新任務要通過新內容來體現和落實。新時期思想政治教育內容豐富,但其最主要的內容還是世界觀教育和政治觀教育。結合新時期思想政治教育的實際,鄧小平對世界觀和政治觀教育賦予新的涵義,提出新的要求。

        世界觀教育是思想政治教育的根本。世界觀教育的核心就是學習和掌握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樹立馬克思主義的科學世界觀。在新的時期,或者會有同志問:“現在我們是在建設,最需要學專業知識和管理知識,學馬克思主義理論有什么實際意義?”對此,鄧小平語重心長地指出:“同志們,這是一種誤解。馬克思主義理論從來不是教條,而是行動的指南。它要求人們根據它的基本原則和基本方法,不斷結合變化著的實際,探索解決新問題的答案,從而也發展馬克思主義理論本身。”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更要求我們努力針對新的實際,掌握馬克思主義基本理論。”(145)

        世界觀教育最終要落實在為誰服務的問題上。全心全意地為人民服務是中國共產黨人的宗旨,也是新時期思想政治教育的根本。鄧小平認為,一個人,能夠愛我們的社會主義祖國,自覺自愿地為社會主義服務,為廣大人民群眾服務,這就是他已經初步樹立起科學的世界觀的重要標志。

        政治觀教育是思想政治教育的保證。80年代中期,鄧小平就曾指出,“改革,現代化科學技術,加上我們講政治,威力就大多了。到什么時候都得講政治”(146)。結合新時期的特點和任務,鄧小平提出的政治觀教育的基本內容主要在于:黨的基本路線的教育、愛國主義和社會主義教育、形勢與政策教育。

        鄧小平十分重視黨的基本路線教育。黨的基本路線是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生命線。進行黨的基本路線教育,要始終抓住黨的基本路線的核心內容,即“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不動搖。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不動搖,是堅持黨的基本路線不動搖的關鍵。鄧小平在80年代初就明確指出:“我們全黨全民要把這個雄心壯志牢固地樹立起來,扭著不放,‘頑固’一點,毫不動搖。”(147)同時,也要把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和堅持改革開放結合起來,使“兩個基本點”同“一個中心”真正地統一于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偉大實踐。正如鄧小平在1992年視察南方談話中所指出的:“要堅持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的路線、方針、政策,關鍵是堅持‘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不堅持社會主義,不改革開放,不發展經濟,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條。基本路線要管一百年,動搖不得。”(148)

        進行黨的基本路線教育,還要全面地理解黨的基本路線的整體內容,即除了“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的核心內容外,還應該準確把握其他方面的內容。其中主要有:第一,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領導力量和依靠力量問題。加強和改善黨的領導,進一步把黨建設好,是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關鍵所在。廣大人民是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取之不盡的力量源泉,也是保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不斷勝利推進的根本保證。第二,弘揚優良傳統,增強全民族的凝聚力問題。自力更生、艱苦創業不僅是社會主義建設的優良傳統的一種概括,也是對我們民族精神的一種概括。自力更生、艱苦創業的精神是我們民族精神的重要內容,培育和弘揚民族精神對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有著極其重要的意義。有沒有高昂的民族精神,已成為衡量一個國家綜合國力強弱的重要尺度之一。第三,全面把握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奮斗目標。黨的基本路線所確定的奮斗目標,包含了社會主義經濟、政治和文化建設等方面內容的統一,包含了社會主義物質文明、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協調發展。

        黨的基本路線同我們黨在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中逐步形成的基本理論、基本綱領和基本經驗一起,構成新時期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內容;同時,新時期思想政治教育又必須服從于、服務于黨的基本路線和基本理論、基本綱領、基本經驗。通過思想政治教育,要把全黨和全國人民的思想和行動統一到這四個“基本”上來,這是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最可寶貴的經驗,也是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必須繼續加強的思想政治教育的最基本的內容。

        愛國主義和社會主義,就是弘揚時代主旋律的教育。這里需要說明的是,集體主義也是時代主旋律的主要內容之一。集體主義通常被看作是社會主義道德觀的核心,但在根本上,它也是政治觀的具體體現。例如,在集體主義原則中,關于要從國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出發的觀點,關于國家利益、集體利益高于個人利益的觀點,無不是以一定的政治觀為根本前提的。新時期以愛國主義和社會主義為主題的政治觀教育,實際上內在地包含了集體主義價值觀和道德觀的教育。

        弘揚愛國主義精神,高舉愛國主義旗幟,是鄧小平關于新時期政治觀教育的重要內容之一。在新的歷史條件下,鄧小平十分注重愛國主義教育中提高民族自豪感、自信心和自尊心,以及增強民族自強精神和維護民族尊嚴等方面教育的重要性。這實際上也是愛國主義教育和社會主義教育融為一體的現實基礎。在當代中國,愛國主義和社會主義在根本上是一致的,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新時期愛國主義的主題,愛國主義和社會主義統一于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實踐。鄧小平指出:“必須發揚愛國主義精神,提高民族自尊心和民族自信心。否則我們就不可能建設社會主義,就會被種種資本主義勢力所侵蝕腐化。”(149)要教育全體人民,樹立民族自尊心和民族自豪感,以熱愛祖國,以建設社會主義祖國為最大光榮,以損害社會主義祖國利益、尊嚴和榮譽為最大恥辱。針對改革開放中的新情況,鄧小平強調指出:“絕不允許把我們學習資本主義社會的某些技術和某些管理的經驗,變成了崇拜資本主義外國,受資本主義腐蝕,喪失社會主義中國的民族自豪感和民族自信心。”(150)

        進行政治觀教育,決不是單純的政治理論上的“說教”。政治觀教育一定要聯系實際,要有說服力。例如,對社會風氣中存在的問題,鄧小平認為:“要經過充分調查研究,由適當的人進行周到細致、有充分說服力的教育,簡單片面武斷的說法是不行的。”政治觀教育也一定要同群眾關心的實際問題聯系起來,其中要突出形勢與政策教育的重要作用。鄧小平認為:“各級領導一定要經常據實講解,告訴大家客觀的情況以及黨和政府所作的努力,并且對群眾所反映的不合理現象及時糾正。”通過聯系實際、緊扣群眾關心的時事和政策問題的教育,“群眾從事實上感覺到黨和社會主義好,這樣,理想紀律教育,共產主義思想教育和愛國主義教育,才會有效。”(151)這些論述對我們在全面建設小康社會時期進一步完善和發展思想政治教育的新內容有著重要的指導意義。

        (三)加強系統建設,探索新時期思想政治教育的新路徑

        鄧小平思想政治教育理論不僅具有強烈的時代感,具有嚴整的科學性,而且還具有顯著的針對性和實效性。在新的實踐中,鄧小平不斷探索包括方法、環節、途徑、機制等方面在內的新路徑。概括地說,大體包括以下幾個方面。

        1.從改善黨的領導的高度,切實加強思想政治教育和思想政治工作

        改善黨的領導是新時期黨的建設的重要任務。鄧小平認為:“我們說改善黨的領導,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加強思想政治工作。”這樣提出問題,既強調了思想政治教育和思想政治工作在黨的整體工作中的重要地位,又突出了加強和改進黨對思想政治教育和思想政治工作領導的重要意義。鄧小平認為,黨的領導工作一要掌握方針政策,二要決定重要干部的使用,三要做好思想政治工作。他強調,黨的領導機關“要騰出主要的時間和精力來做思想政治工作,做人的工作,做群眾工作。如果一時還不能完全做到這一點,至少也必須把思想政治工作放在重要地位上,否則黨的領導既不可能改善,也不可能加強”。(152)

        加強思想政治教育,也是堅持和加強黨的領導的根本大計。20世紀90年代初,在提到怎樣應對“帝國主義搞和平演變,把希望寄托在我們以后的幾代人身上”的問題時,鄧小平提出:“要把我們的軍隊教育好,把我們的專政機構教育好,把共產黨員教育好,把人民和青年教育好。中國要出問題,還是出在共產黨內部。對這個問題要清醒。”(153)搞好“教育”,這里首先是指思想政治教育,特別是黨內的思想政治教育,對于堅持和加強黨的領導有著特殊重要的意義。

        加強黨對思想政治教育和思想政治工作的領導,還表現在重視思想政治工作隊伍的建設上。鄧小平多次提出:“思想政治工作和思想政治工作隊伍都必須大大加強,決不能削弱。”(154)

        正是在這些意義上,思想政治教育的成敗成為衡量我們工作得失的極其重要的方面。20世紀80年代末,鄧小平在對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十年教訓的總結時,談了兩個基本的觀點:一是在談到20世紀80年代“失誤”的教訓時,鄧小平明確地指出:“十年最大的失誤是教育,這里我主要是講思想政治教育,不單純是對學校、青年學生,是泛指對人民的教育。對于艱苦創業,對于中國是個什么樣的國家,將要變成一個什么樣的國家,這種教育都很少,這是我們很大的失誤。”(155)鄧小平的這一概括,不僅說明思想政治教育得失在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成敗中的重要性,而且也是一種警示,聯系當時發生在北京的那場政治風波,聯系其后的世界社會主義運動的嚴重挫折,這一“失誤”給我們的教訓是永遠不應該忘卻的。二是思想政治教育上“失誤”的嚴重性。十年的“失誤”不只在思想政治教育上,在經濟發展的某些問題上,例如在經濟的“過熱”、在通貨膨脹上,也有一定的“失誤”,但從“失誤”的嚴重后果來看,鄧小平認為,經過冷靜思考,思想政治教育方面的“失誤”,“比通貨膨脹等問題更大”。(156)鄧小平的這一思想是永遠值得我們深思的。

        2.思想政治教育要同群眾關心的問題,特別是要同群眾的切身利益結合起來

        針對各種脫離群眾、對群眾疾苦不聞不問的錯誤傾向,鄧小平指出:“群眾是我們力量的源泉,群眾路線和群眾觀點是我們的傳家寶。”思想政治教育必須始終堅持群眾路線和群眾觀點。一方面,思想政治教育要建立在依靠群眾和相信群眾的基礎之上,特別是“要把國家的形勢和困難、黨的工作和政策經常真實地告訴群眾”;另一方面,也要使思想政治教育同解決群眾的困難和實際問題結合起來,“一定要努力幫助群眾解決一切能夠解決的困難。暫時無法解決的困難,要耐心懇切地向群眾解釋清楚”。(157)改革開放中,肯定會出現一些涉及群眾切身利益的新情況和新問題,鄧小平特別提到,生產關系和上層建筑的改革,不會是一帆風順的,它涉及的面很廣,涉及一大批人的切身利益,一定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復雜情況,一定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障礙。“對此我們必須有足夠的思想準備。要教育黨員和群眾以大局為重,以黨和國家的整體利益為重”。(158)

        3.思想政治教育要有針對性、要分層次

        鄧小平歷來提倡,“要分析當前的思想狀況,有針對性地講問題,進行教育和再教育”(159)。有針對性,來自于對實際的思想狀況的準確把握;有針對性,也在于反復講、耐心講、深入講,“決不能希望用三言兩語的命令解決問題”。(160)思想政治教育分層次,是同思想政治教育的針對性聯系在一起的,是思想政治教育的基本方法之一。思想政治教育的層次性,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

        一是根據對象的不同成長階段,提出不同的思想政治教育的目標和要求。在提到對青少年進行思想政治教育時,鄧小平提出了根據青少年成長的不同階段實施思想政治教育的問題。首先,對青少年要進行“勤奮學習、遵守紀律、熱愛勞動、助人為樂、艱苦奮斗、英勇對敵的革命風尚”的教育;其次,在他們的不斷成長中,進一步加強“忠于社會主義祖國、忠于無產階級革命事業、忠于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的教育;然后,在他們走上工作崗位后,再進一步加強思想政治教育,使之“成為有很高的政治責任性和集體主義精神,有堅定的革命思想和實事求是、群眾路線的工作作風,嚴守紀律,專心致志地為人民積極工作的勞動者”。思想政治教育的實際一再地證明,根據對象不同的成長階段,提出相應的教育目標和要求,是加強思想政治教育針對性、實效性和主動性的根本途徑和主要方法。

        二是根據對象的不同群體,提出相應的思想政治教育的目標和要求,這也是思想政治教育的差異性問題。承認教育對象的差異性,并且根據這種差異,更有效果地加強思想政治教育,不僅符合教育對象的實際,符合思想政治教育的規律,而且也是思想政治教育的一種辯證的、可行的方法。鄧小平就此指出:“我們在鼓勵幫助每個人勤奮努力的同時,仍然不能不承認各個人在成長過程中所表現出來的才能和品德的差異,并且按照這種差異給以區別對待,盡可能使每個人按不同的條件向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總目標前進。”(161)

        4.思想政治教育必須堅持正確的理論導向,旗幟鮮明地反對各種錯誤思潮和錯誤傾向

        堅持正確的理論導向是思想政治教育的基本的、也是根本的要求。正確的理論導向集中于堅持四項基本原則之中。鄧小平一再告誡,“必須反復強調堅持這四項基本原則”;他特別提到:“每個共產黨員,更不必說每個黨的思想理論工作者,決不允許在這個根本立場上有絲毫動搖。”有一個時期,在宣傳思想教育上的“嚴重缺點”,主要就是“沒有積極主動、理直氣壯而又有說服力地宣傳四項基本原則,對一些反對四項基本原則的嚴重錯誤思想沒有進行有力的斗爭”。(162)堅持正確的理論導向,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各種錯誤思潮和錯誤傾向。

        對待思想政治教育中遇到的錯誤思潮和錯誤傾向,鄧小平曾經提出過兩個“堅決”和三個“堅持”的對策(163),即對有害于人們思想的壞的精神產品的生產、進口和流傳要“堅決制止”,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觀點一定要“堅決反對”;在思想政治教育上,要“堅持”“雙百”方針,“堅持”憲法和法律所保障的各項自由,“堅持”對思想上的不正確傾向以說服教育為主的方針。兩個“堅決”和三個“堅持”,既是改革開放中思想政治教育的經驗總結,也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在思想政治教育中如何處理各種錯誤思潮和錯誤傾向的基本對策。

        5.思想政治教育要十分注重用歷史教育青年,教育人民

        用歷史為教材,加強和改進思想政治教育,要在兩個方面下功夫:一方面,要注重用歷史的事實,作為思想政治教育的生動材料。鄧小平多次談到這個問題。1987年初他在提到“加強思想政治工作、說服教育工作”時,回溯鴉片戰爭以來近一個半世紀的中國歷史,深刻地指出:“這個歷史告訴我們,中國走資本主義道路不行,中國除了走社會主義道路沒有別的道路可走。”他告誡我們:“了解自己的歷史很重要。青年人不了解這些歷史,我們要用歷史教育青年,教育人民。”(164)另一方面,要注意發掘歷史上思想政治教育的成功經驗,推進現在的思想政治教育。1981年9月,鄧小平在會見日本客人時曾提到:在“文化大革命”以前,我們的精神面貌、道德風尚是很好的,人民有理想、有奔頭,著眼于更遠的目標,照顧整個國家、整個社會,照顧左鄰右舍。顯然,這些好的風尚和風氣,與當時有效的思想政治教育有著密切的關系。在這方面,鄧小平特別贊賞“延安精神”。他多次提到,“我們在延安非常困難的情況下,大家過得非常愉快,什么困難也壓不倒我們。我們把它叫‘延安精神’”。(165)他明確地提出:“我們一定要宣傳、恢復和發揚延安精神,解放初期的精神,以及六十年代初期克服困難的精神。我們首先要自己堅定信心,然后才能教育和團結群眾提高信心。”(166)在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新時期,如何發揚黨的思想政治教育的優良傳統,如何使這些優良傳統勃發出新的活力,這是新世紀加強和改進思想政治教育的重大課題。

        6.全社會都來支持和關心思想政治教育

        毛澤東在《關于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中曾經指出:“思想政治工作,各個部門都要負責任,共產黨應該管,青年團應該管,政府主管部門應該管,學校的校長教師更應該管。”鄧小平不僅十分贊成這一觀點,而且還根據新的情況進一步指出:“我們希望從事教育工作的同志,各個有關部門的同志,整個社會的家家戶戶,都來關心青少年思想政治的進步”(167),他還要求,“學校的黨團組織和所有的教員都要做學生的政治思想工作”(168)

        鄧小平對新時期思想政治教育新路徑的探討表明,思想政治教育是一個系統工程,它的系統性集中表現在以下四個方面:思想政治教育目標和任務相統一,集中體現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本質需要和人的全面發展的內在需要;思想政治教育內容和要求相統一,充分體現思想政治教育實施過程的科學性、針對性和層次性;思想政治教育方法和途徑相統一,形成機制健全、功能完善、效率較高的思想政治教育體制;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使用和培養相統一,形成思想政治教育的可持續發展。

        (顧海良,原載《高校理論戰線》2004年第8期)

        【注釋】

        (1)《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4頁。

        (2)《毛澤東選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296頁。

        (3)《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112頁。

        (4)《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363頁。

        (5)《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680頁。

        (6)《列寧選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103~104頁。

        (7)《列寧選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178頁。

        (8)《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91、296頁。

        (9)《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97~300頁。

        (10)《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72頁。

        (11)《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49頁。

        (12)《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96頁。

        (13)《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302頁。

        (14)《列寧全集》第21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435頁。

        (15)《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72頁。

        (16)《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300頁。

        (17)轉引自《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44頁。

        (18)《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82頁。

        (19)《三中全會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下,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841頁。

        (20)《列寧全集》第32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89頁。

        (21)《列寧全集》第32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88~89頁。

        (22)《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22頁。

        (23)《毛澤東選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534頁。

        (24)《毛澤東選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534頁。

        (25)《十五大報告輔導讀本》,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第9頁。

        (26)莊福齡:《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開拓和創新》,載李文海主編:《走向新時代》,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98年版,第208頁。

        (27)《劉少奇選集》上卷,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333頁。

        (28)《三中全會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下,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825頁。

        (29)《三中全會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下,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826頁。

        (30)《十五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上,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10頁。

        (31)《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41頁。

        (32)《鄧小平思想年譜》(1975~1997年),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中央文獻出版社1998年版,第8頁。

        (33)《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38頁。

        (34)《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19頁。

        (35)《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26頁。

        (36)《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43頁。

        (37)《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78頁。

        (38)《鄧小平思想年譜》(1975~1997年),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中央文獻出版社1998年版,第119頁。

        (39)《鄧小平思想年譜》(1975~1997年),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中央文獻出版社1998年版,第67頁。

        (40)《鄧小平思想年譜》(1975~1997年),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中央文獻出版社1998年版,第48頁。

        (41)《鄧小平思想年譜》(1975~1997年),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中央文獻出版社1998年版,第48頁。

        (42)《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90~91頁。

        (43)《鄧小平思想年譜》(1975~1997年),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中央文獻出版社1998年版,第48頁。

        (44)《中國共產黨第十四次全國代表大會文件匯編》,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第6頁。

        (45)《鄧小平思想年譜》(1975~1997年),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中央文獻出版社1998年版,第109頁。

        (46)《鄧小平思想年譜》(1975~1997年),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中央文獻出版社1998年版,第109頁。

        (47)莊福齡:《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開拓和創新》,載李文海主編:《走向新時代》,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98年版,第217頁。

        (48)《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91~292頁。

        (49)《中國共產黨第十五次全國代表大會文件匯編》上,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第10頁。

        (50)《中國共產黨第十五次全國代表大會文件匯編》上,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第14、13頁。

        (51)參見雍濤:《鄧小平哲學研究》,武漢大學出版社1998年版。

        (52)《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18頁。

        (53)《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78頁。

        (54)《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91~292頁。

        (55)江澤民:《在紀念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2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光明日報》1998年12月19日。

        (56)參見《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94~196頁。

        (57)《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82頁。

        (58)《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77頁。

        (59)《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50頁。

        (60)《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82頁。(www.520gyw.com)

        (61)《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37頁。

        (62)《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16頁。

        (63)《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73頁。

        (64)《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0頁。

        (65)《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37頁。

        (66)《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35~136頁。

        (67)《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50頁。

        (68)《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35頁。

        (69)《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38頁。

        (70)《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68頁。

        (71)《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70頁。

        (72)《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35頁。

        (73)《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68頁。

        (74)《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18頁。

        (75)《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67頁。

        (76)《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72頁。

        (77)《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74頁。

        (78)《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67頁。

        (79)《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05頁。

        (80)《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28頁。

        (81)《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98頁。

        (82)《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17頁。

        (83)《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78頁。

        (84)《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79頁。

        (85)《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03頁。

        (86)《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35頁。

        (87)《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02頁。

        (88)《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10~111頁。

        (89)《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72頁。

        (90)《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55頁。

        (91)《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73頁。

        (92)《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11頁。

        (93)《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49頁。

        (94)《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64頁。

        (95)《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54頁。

        (96)《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52頁。

        (97)《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55頁。

        (98)《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74頁。

        (99)《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49頁。

        (100)《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64頁。

        (101)《鄧小平年譜》(1975—1997)下,中央文獻出版社2003年版,第1364頁。

        (102)參見《毛澤東著作選讀》下冊,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803~804頁。

        (103)《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79頁。

        (104)《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94頁。

        (105)《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34頁。

        (106)《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63頁。

        (107)《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77頁。

        (108)《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54~355頁。

        (109)《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78頁。

        (110)《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40頁。

        (111)《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05頁。

        (112)《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40頁。

        (113)《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45頁。

        (114)《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45頁。

        (115)《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66頁。

        (116)《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95頁。

        (117)《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28頁。

        (118)《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50頁。

        (119)《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81頁。

        (120)《鄧小平文選》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54~355頁。

        (121)《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93頁。

        (122)《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98頁。

        (123)《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82頁。

        (124)《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76頁。

        (125)《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95頁。

        (126)《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56頁。

        (127)《鄧小平文選》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77頁。

        (128)《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95頁。

        (129)《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49~250頁。

        (130)《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52頁。

        (131)《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77~278頁。

        (132)《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24頁。

        (133)《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95頁。

        (134)《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04、105頁。

        (135)《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44頁。

        (136)《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90頁。

        (137)《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頁。

        (138)《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11頁。

        (139)《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48頁。

        (140)《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8頁。

        (141)《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10頁。

        (142)《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10、190頁。

        (143)《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364頁。

        (144)《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47頁。

        (145)《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46、147頁。

        (146)《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66頁。

        (147)《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49頁。

        (148)《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70~371頁。

        (149)《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369頁。

        (150)《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62頁。

        (151)《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44~145頁。

        (152)《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365頁。

        (153)《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80頁。

        (154)《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45頁。

        (155)《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06頁。

        (156)《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90頁。

        (157)《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368頁。

        (158)《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52頁。

        (159)《鄧小平思想年譜(1975-1997)》,中央文獻出版社1998年版,第131頁。

        (160)《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56頁。

        (161)《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06頁。

        (162)《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73、364頁。

        (163)《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45頁。

        (164)《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06頁。

        (165)《鄧小平思想年譜(1975-1997)》,中央文獻出版社1998年版,第201頁。

        (166)《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369頁。

        (167)《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05~106頁。

        (168)《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90頁。

        男人边吃奶边做好爽视频